黨建
産業
國際
責任
信息
商務
紀檢
專題
文化
簡體版 | 繁體版 | ENGLISH
news.png

快3彩票

基層特稿

貴州金元:行者無疆
來源:貴州金元作者:田果果日期:19.05.10

  ——三大百萬能源基地建設掠影

  一輪前所未有的轉型調整,正發生在貴州金元這個于貴州省能源界而言有著絕對代表意義的發電企業中。

  4月18日,贵州金元首批选取了新能源板块的10个领导岗位进行试点,董事长吴润华与这10名人员分别签订了“契约化用人”的协议书。契约书上,对10名贵州金元新能源産業拓荒者予以岗位提拔,并规定了他们在三年契约期内要完成的責任目标,契约期满且完成发展与利润总目标的,除了获得相应的薪酬外,还会额外追加不菲额度的奖励。

  重賞與非重賞之下

  皆有勇夫

  值得一說的是,簽約的10人“挺身而出”的原因,並非全因爲薪酬和崗位提拔,有的人收入不但不會增加,反而還會降低不少。

  79年出生的曹春敏就是其中一個。

  “賺多少,任什麽崗位,並不是衡量一切的標准。人生總要有些挑戰,做一些事才行。”曹春敏說。

  簽約後,曹春敏擁有了一個新的身份——貴州金元北方新能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公司”)總經理。

  北方公司設點在青海省西甯市,統管貴州金元在青海、內蒙古兩省的新能源項目開發。曹春敏的契約書上寫著,2019年,北方公司要求投産100MW,核准開工100MW,利潤達到150萬元。

  這讓他頗感壓力,但又躊躇滿志。“從第八批新能源補貼目錄遲遲不下發這件事兒來看,新能源補貼拖欠嚴重,導致以前搞新能源搞得還不錯的一些規模大的公司,如今現金流都出現吃緊,影響了他們拿新項目的信心和速度。”

  曹春敏認爲,這反而形成了拿項目的紅利期,“正是由于之前補貼退坡,目前新能源的建設成本才有所降低,國家也明確表示,2019年以後建設的新能源項目不再拖欠電價補貼,加之之前進入該行業的一些企業已經資不抵債,不得不尋求合作方,這讓我們有了機會,因此,現在進入這個領域,是非常好的時機。”

  青海地势开阔,光照、风能、水资源都十分充足,但由于青海省属于欠发达省份,工业较为落后,本省无法对电力进行消纳,加之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滞后,多余出力也没有条件向省外输送,便形成了长期“ 窝电” 现象。

  但這一狀況,將隨著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的開建而大大改善。今年2月,這項工程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和河南駐馬店同時舉行開工儀式。據悉,這是一條專爲清潔能源外送而建設的特高壓輸電通道,起于青海省海南州,止于河南省駐馬店市,途經青海、甘肅、陝西、河南等4省,全長1587公裏,輸電電壓等級爲800千伏,輸送容量800萬千瓦,總投資約226億元,計劃將于2020年建成投運,是全國乃至全世界第一條專爲清潔能源外送而建設的特高壓通道,也是我國發展運用特高壓輸電技術推動新能源大規模開發利用的一次重大創新。建成後,將有力推動青海千萬千瓦級新能源基地集約化開發建設和大規模外送,不僅將破解青海新能源消納難的問題,也將有效緩解華中地區中長期電力供需矛盾。

  同時,國家能源局在今年3月,也對內蒙能源局關于依托紮魯特—青州特高壓輸電通道建設外送風電基地的請示作出應允批複。

  “這些都是政策利好,消納問題得以解決後,按2020年時輸電通道送電能力,青海至河南直流特高壓輸電通道配套可再生能源基地一期的方案裏,風電將建設200萬千瓦,光伏將建設300萬千瓦。”曹春敏說,“我們一直在等這個機會,現在它來了。”

  既要看到遠處的群山

  又要看到近處草叢中的兔子

  貴州金元于20年前在西電東送的大背景中應運而生,發展至今,電力總裝機容量1060萬千瓦,位居貴州統調電力裝機第二位,其中火電裝機占絕對比重,規模位居全省第一。

  近年來,以火電爲主的貴州金元虧損的局面愈趨嚴重,“大而不強”的問題突出,結構調整、轉型發展迫在眉睫。

  从目前涉及的産業分析来看,转型升级的重点在于发展新能源、综合能源和电站服务业。

  但由于新能源發展上起步較晚,貴州省內的大部分優質資源都被其他企業搶占。加之目前,國家政策對新能源項目愈發收緊,電價退坡,特別是今年上半年國家出台的47號、823號兩個文件,對風電、光伏項目的發展影響巨大,一定程度限制了貴州金元新能源快速高質量發展。綜合能源、電站服務業發展上,由于市場環境、體制機制等方面影響,要形成規模和利潤支撐還有一個較長的培育過程。

  因此,貴州金元的轉型升級,任重而道遠。

  勇敢地“走出去”,大力發展新能源,成了貴州金元“扭虧脫困”的現實選擇,也是“轉型發展”的必然方向。

  從內部挑戰而言,“走出去”並不容易,在環境融通、成本管理、技術難題等各種壓力下,有不小難度。

  “雖然這些挑戰客觀存在,但真正做企業的人,要能夠在應對挑戰中找到機會。”貴州金元董事長吳潤華談到。“要對當地環境、市場有充分的了解,不斷對照自身的技術、優劣勢進行改進和創新,要注重人員的選拔培養,‘走出去’,需要一批熟悉當地環境市場、商業習慣、行業行規的人才。還要注重‘精耕細作’,尤其是遇到風險的時候,更需要我們有決策的眼光和定力,以及長期的決心和耐力來化解風險。”

  廣西、雲南,以及青海、內蒙,是貴州金元瞄准的目標市場。在國家電投集團的支持下,貴州金元擬定了三個百萬千瓦新能源基地建設的目標,分別是:貴州威甯百萬千瓦新能源基地、青海百萬千瓦新能源基地和內蒙百萬千瓦新能源基地。接下來,就是利用自主開發和合作開發並重方式,去加快新能源的發展。

  在貴州金元一季度幹部員工大會上,吳潤華董事長盤點了威甯、青海、內蒙“三大基地”和雲南、廣西等周邊區域新能源規模化發展前期工作積極推進情況。“威甯百萬基地完成初可研編制,青海百萬基地與青海新能源公司簽訂了合作開發框架協議,內蒙古百萬基地與通遼市政府相關領導達成共識,共同全力推進庫倫旗風電送出與消納有關問題,廣西古平、欽州、馬山項目取得集團公司立項備案。”

  既看到遠處的群山,又看到近處草叢中的兔子,這讓貴州金元人對2019扭虧的信心倍增。

  “洋流效應”

  讓貴州金元跑出“加速度”

  著名經濟學家何帆曾提出,放大格局來看,潛伏于大洋深處兩三百米深的洋流,才是帶動複雜湍急海水流動的主要力量。

  对于贵州金元来说,火电占据了産業的大半壁江山,行情稍动一下,便如喧嚣壮观的潮水,如惊心动魄的台风。

  但金元的領導班子一直在追尋和思索,在能源變革的大環境和從企業發展的長遠來看,什麽才是強大且穩定的“洋流”力量?什麽才是未來産生投資價值的重要源泉?怎樣轉型才能帶領貴州金元穩步走向更好的未來?

  “我們要搶抓貴州省新能源發展的窗口期,密切關注貴州省內競爭性資源配置情況,千方百計增加指標。”

  “還要進一步加大青海新能源的指標獲取力度,堅定不移推進內蒙新能源基地建設,積極推進省內在建項目的建設和相關項目的前期工作,確保年內開工100萬千瓦、投産50萬千瓦。”貴州金元董事長吳潤華說到,“另外,貴陽新能源生産運營中心6月份要正式驗收投運,實現5個電站調度、控制、遠方操作功能。”

  金元人把眼光瞄向了新能源這股“洋流”——這種能依附于海洋表層的巨大力量。它將推動海水穩定流動,彙向遠方。

  在貴州威甯,百萬能源基地的打造,有著更深層次的意義。基地項目用地均以較爲貧瘠的一般耕地及石漠化荒地爲主,項目實施采用“農、林、牧互補”等多種模式開發,將工業開發與生態保護相結合,打造現代農業與生態旅遊基地,助推鄉村振興戰略實施。

  按照习总书记“确保毕节试验区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要求,通过産業扶贫,能加快实施基地开发建设,利用投资快速拉动威宁县社会经济的发展。同时,贵州金元从基地项目收益中每年拿出一定的资金助推威宁自治县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任务的完成。

  “目前来看,贵州金元已建成的平箐、么站、小官山等光伏电站,采用牧光、农光互补模式开发已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贵州金元总经理朱绍纯说到。“威宁的百万能源基地,将开展生态能源示范,为贵州省‘大生态 ’战略做出贡献。”

  對于省外市場,貴州金元也正努力打造著自己“駛向遠方”的深厚根底。

  “一直以來,我們都堅持根據發展需要來不斷調整組織架構、加強制度建設和完善激勵機制。我們設立了北方公司,充實了南方項目部、會澤公司、黔西南公司,根據戰略調整取消了華東項目部。”貴州金元分管新能源板塊的副總經理黃鶴說。“考慮人員不夠、人才不足的實際,制定了工程建設委托管理和生産運營委托管理制度,加快建設貴陽生産運營監控中心。爲激勵項目發展,盡可能充實了前期開發和現場管理人員。”

  邵佳,80後,是貴州金元西能公司監理部的二級項目監理,目前在青海海南州風電項目上擔任總監代表。

  “施工環境和在省內大不一樣,海拔高,一望無際的戈壁。每天和耿直彪悍的少數民族打交道,也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邵佳說到。

  “走出去”的一年裏,貴州金元在人才隊伍和管理水平上,均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

  大鵬之動,非一羽之輕。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

  “要成功走出去,內外兼修是關鍵。”黃鶴強調。“這一年裏,無論是項目開發隊伍、生産技術隊伍還是工程建設管理隊伍,都得到了很好的鍛煉。政法、財務、股權等部門在項目合作過程中的才幹也到發揮,能力得到了提升。”

  以奔跑者的姿態

  把業績拼出來

  爲快速紮根北方市場,就需要在經營方式和理念上入鄉隨俗,盡早結束“水土不服”。

  据曹春敏介绍,北方公司的本土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人才本土化。 “目前,北方公司招聘的新进员工,均是西北人。有的是家就在这里,从小在这里长大,有的是出去打拼了多年,为了回到家里,于是来应聘。这里条件艰苦,只有熟悉的环境才能最大限度地留住人才。”

  二是發展本地供貨商,通過本地采購,支持當地制造業,促進當地經濟發展,贏得當地政府和相關上下遊企業的支持。“中國的新能源圈子其實不大,好在咱們金元之前在做省內的幾個光伏項目時在圈子內樹立了良好的口碑,人家一聽是貴州金元,都是比較認可的。”曹春敏說。

  “沒事就去人家能源局局長的辦公室坐著,有一茬沒一茬地聊天。”說到如何融入青海能源界,曹春敏有些感慨。“直到有一天人家說,‘你們可別再來了,幸虧你們是男的,你們要是女的,這整天在這兒坐著可怎麽好?’”

  “我們也只能下這樣的苦功夫、笨功夫,貴在堅持,慢慢人家會感知到我們的誠意和人品,願意真心來結交,這才有了現在我們和青海能源局的和諧關系。”曹春敏說。

  邵佳和他的同事現在住在共和縣,每天到海南州的風電項目上,需要開兩小時的車程。

  “下周我們將住到項目上去了,盡管吃住條件會差很多,但總算是不浪費時間了。”邵佳說。

  海南州的風電項目規定是在10月進行第一台風機投運,12月全面投産。爲了按照規劃實現項目投産,無論是北方公司這個業主方還是西能公司這個監理方,都在卯足了勁,力爭給公司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在衆人的印象裏,青海、內蒙遼闊的戈壁灘、美麗的雪山、草原、湖泊,如同世外桃源般美麗神秘。

  然而,高原特殊的自然環境,對人體健康、勞動能力和項目建設的順利進行帶來了極大挑戰。

  平原地區的人進入高原後,機體會發生一系列的適應性反應。而長期在高原低氧環境下生活,會形成由慢性低氧所引起的紅細胞增生過度。很多人的體內髒器及組織就會出現充血、血流淤滯及缺氧性損害。

  “我們的項目最低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有的項目所在地還將達到4000米以上。”邵佳說,“前段時間,天氣變化大,與我們打交道的施工方人員全部重感冒,無一幸免。在西北工作,身體素質必須要好。”

  高原的紫外線特別強烈,很多人的臉曬傷了、曬破了,臉上、手上抹防曬霜解決不了問題,又抹上紅黴素藥膏,太陽曬出一身汗,汗水流到抹藥膏的地方,像小刀割似的,很疼。疼了沒幾天,一個個都變成了黑臉包公。氣候幹燥時,多數人臂上、臉上都起了皮,嚴重的嘴唇裂開的大口子都裂透了嘴唇,嘴上、臉上起的幹皮,白不拉喳的,跟魚鱗似的。

  “沙塵暴來時鋪天蓋地,十米外看不到人,別說打在人身上,就是打在汽車車體上,也噼啪亂響,聲音很大。大家的脖子裏、嘴巴裏、耳朵裏、頭發裏、褲腿裏、甚至眼睛裏都是沙子。每個人都灰撲撲的,還不敢洗澡,因爲要避免受涼感冒,或者因洗澡消耗體力過度而加重高原反應。”邵佳說到。

  “在這裏,生病了不易痊愈,我的一個感冒拖了整整一個月,什麽藥都吃了,就是不見好。一回貴陽兩天,感冒就不藥而愈了。”曹春敏是內蒙人,身體素質算是很不錯的,在青海呆久了也很不適應。

  當地尤其是冬季,空氣含氧量不足內地的60%,吃飯稍微快一點就氣喘。常常是還沒來得及適應惡劣的氣候,就不得不面臨緊張的工期、巨大的工作量,好多人夜裏睡不著覺,頭昏頭痛。

  “睡眠質量很差,總是半夜驚醒,就再也無法入睡。”曹春敏說。

  人無信不立,這是古訓。貴州金元亦有十六字“金元精神”——勇于開拓,不怕困難,埋頭苦幹,精益求精。奮鬥是艱辛的,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沒有艱辛就不是真正的奮鬥。奮鬥是長期的,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偉大事業需要無數人前赴後繼、持續奮鬥。奮鬥還是曲折的,“爲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盡管奮鬥不易,但無論是邵佳這樣的80後奮鬥者,還是曹春敏這樣的70後奮鬥者,他們談起目前的工作,眸子裏都閃爍著幸福的光芒。這種幸福並不來自環境,而是來自內心。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說的那樣——奮鬥者是精神最爲富足的人,也是最懂得幸福、最享受幸福的人。

  往往,在一個重要的轉折時期,身處其中的人們都懵懂不知。但或許時隔幾年,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金元曆史上很難再有像現在這樣令人激動人心的歲月了。雖然,曆史從不缺驚濤駭浪、滄海桑田,但目前經曆的,是金元人從未經曆過的,他們已經進入一片沒有航海圖的水域,一系列重大的變化將挑戰他們的認知。

  正如貴州金元董事長吳潤華說的那樣,“如果你跟得上這個時代,這就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如果你跟不上這個時代,這就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或許這個時代不需要那麽多拓荒者,但一定需要更多擁有拓荒精神的人。”

您是第   位浏覽者